栏目头部广告

恒宏平台:人大代表高琼:建议全市餐厨、厨余垃圾与市政污泥协同处理\恒宏主管

新京报讯(记者 刘欢 王思炀)伴随《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的实施,居民家庭厨余垃圾分出量明显增加,如何环保、高效地处理厨余垃圾持续受到关注。今年两会上,北京市人大代表、北京北排装备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高琼带来《关于北京市餐厨/厨余垃圾与市政污泥协同处理》的建议,提出将北排集团污泥处理设施纳入全市餐厨厨余设施专项规划,餐厨厂浆料就近输送至附近再生水厂进行协同处理等建议。

恒宏平台:人大代表高琼:建议全市餐厨、厨余垃圾与市政污泥协同处理\恒宏主管 (图1)

北京市人大代表、北京北排装备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高琼。受访对象供图

可节约建设资源、提高效率

厨余垃圾因有机质含量较高,往往需要进行单独处理。高琼向新京报记者介绍,目前,北京市日均产生餐厨垃圾2100吨左右、厨余垃圾3300吨左右,餐厨及厨余垃圾实际处理能力为4880吨,“高峰时段的处理存在一定缺口与压力。”

目前餐厨、厨余垃圾处理方式主要有两种方法,分别为“以好氧发酵,工艺路线为筛分+好氧发酵”和“厌氧发酵,工艺路线为筛分+破碎制浆+提油+厌氧消化+脱水”。后者核心技术路线与同为城市有机质废物的市政污泥处理大致相同。

高琼认为,餐厨、厨余垃圾与市政污泥的处理可以实现协同互补,通过污泥处理设施接收经过筛分、破碎制浆和提油后的餐厨、厨余浆料,协同进行厌氧消化和脱水,进而实现二者处理的稳定化、无害化、减量化和资源化。

就优势而言,协同处理一方面可以节约投资和土地使用,充分利用现有市政污泥处理设施能力,无须单独为餐厨垃圾处理建设厌氧消化设施、脱水设备、高浓度滤液处理设施。另一方面可以克服餐厨、厨余垃圾单独处理时作为已酸化物料,容易抑制厌氧消化,以及滤液、沼渣难利用等弊端,提高系统运行效率。此外,还可以有效增加污泥处理设施的沼气产量和沼气发电量,减少碳排放。

高琼告诉新京报记者,垃圾处理属于环卫部门范畴。在水务部门已经有相关设施的情况下,如果可以推动二者进一步合作,实现资源综合利用,既可以避免征地,又避免投资,还可以降低运营成本、助力碳中和,“整体而言,将是一个多赢的局面。”

实践证明协同处理模式可行

据了解,市城管委、市水务局、北京排水集团、北京环卫集团、朝阳区城管委等相关单位积极对接、研究落实餐厨垃圾与市政污泥协同处理方案。2021年8月,北排集团高安屯再生水厂与朝阳循环经济产业园开展餐厨垃圾协同处理试点,在高安屯再生水厂建设并稳定运行100吨/日协同处理设施,朝阳循环经济产业园提供100吨/日餐厨浆料与水厂污泥协同处理。

高琼说,试验项目稳定运行3个月的检测结果证明该模式可行,同时,餐厨、厨余垃圾与市政污泥按一定比例混合进行厌氧处理后,可增加50%沼气产量。“污水处理厂作为耗电大户,产生的沼气在发电后可以厂内自用,提高清洁能源的使用比例,也契合了北京市碳中和目标。”

结合北京市餐厨/厨余垃圾处理设施实际运行情况和长期规划,高琼建议,推广餐厨/厨余与污泥协同消化路线,将北排集团污泥处理设施纳入全市餐厨厨余设施专项规划。各区及环卫集团餐厨/厨余处理设施进行前端预处理,产生的浆料就近提供给北排集团污泥处理设施协同处理,双方建立长期战略合作,共同推进北京市基础设施行业协同、提质增效和碳中和。

高琼同时建议,根据污泥处理设施余量与来料匹配、运距最优的原则,东部区域朝阳、顺义、通州区餐厨厂浆料可就近输送至高安屯再生水厂进行协同处理;北部区域昌平、怀柔区餐厨厂浆料就近输送至清河第二再生水厂进行协同处理;南部区域大兴区(南宫)、丰台区餐厨厂浆料就近输送至小红门再生水厂进行协同处理。

新京报记者 刘欢 王思炀

编辑 王琳 校对 卢茜

标签: [db:TAG]
文章详情页广告

随便看看

这是广告